<i id='de8t5'></i>
    1. <tr id='de8t5'><strong id='de8t5'></strong><small id='de8t5'></small><button id='de8t5'></button><li id='de8t5'><noscript id='de8t5'><big id='de8t5'></big><dt id='de8t5'></dt></noscript></li></tr><ol id='de8t5'><table id='de8t5'><blockquote id='de8t5'><tbody id='de8t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e8t5'></u><kbd id='de8t5'><kbd id='de8t5'></kbd></kbd>

      1. <fieldset id='de8t5'></fieldset>
        <acronym id='de8t5'><em id='de8t5'></em><td id='de8t5'><div id='de8t5'></div></td></acronym><address id='de8t5'><big id='de8t5'><big id='de8t5'></big><legend id='de8t5'></legend></big></address><span id='de8t5'></span>

            <dl id='de8t5'></dl>
            <i id='de8t5'><div id='de8t5'><ins id='de8t5'></ins></div></i>

            <code id='de8t5'><strong id='de8t5'></strong></code>

            <ins id='de8t5'></ins>
          1. 譚卓引爆《如夢之夢》淚點 風華絕代獲金士傑胡歌力贊

            • 时间:
            • 浏览:9

              從彷徨上陣到錦上添花,譚卓雕琢演技五年如一日

              回顧《如夢》五年來的演出歷程,對譚卓來說可謂是一次脫胎換骨的成長。2013年剛進入《如夢》劇組時,第一次出演話劇就參與瞭如此龐大的劇作並挑梁出演顧香蘭這一身世坎坷且充滿傳奇的上海灘一代名妓的角色,讓譚卓感到洶湧而來的焦慮與深陷角色無法自拔的痛苦,甚至一度失眠抑鬱。等到瞭2015年,已經三度出演顧香蘭的譚卓才自覺真正找到感覺,開始遊刃有餘的表演。今年,面對舞臺更加成熟自信的她力圖在原本的表演基礎上錦上添花,有所創新。於是她重新仔細揣摩劇情,跟搭檔閆楠、金士傑共同探討,調整瞭多達六處的表演細節,僅是劇中一場王德寶向顧香蘭表白的戲,譚卓為瞭能給表演增添一些電影般的真實感,便想到瞭為角色設計抽煙的戲份,通過添加點煙、抽煙、心事重重被煙頭燙手這幾個細節,在煙霧繚繞間傳達人物內心對於真愛到來時的激蕩與掙紮,讓角色由此躍然紙上,更加生動立體。為此譚卓專門查閱資料瞭解30年代的上海灘上流社會流行的香煙配件款式,還自掏腰包淘到瞭上世紀法國古董煙盒、30年代德國古董打火機,價值不菲:煙盒是鍍金的,鑲嵌一圈琺瑯,最上角還刻著當時主人的名字,打火機到現在還能用,這些東西會幫我和觀眾找到這個人物,我專門去問瞭《唐探2》的美術老師,找到這些既符合顧香蘭地位又符合歷史的東西,這一細節調整也備受導演賴聲川的肯定,向來不單獨誇獎某位演員的賴導也首次破例,不吝對於譚卓的贊美。此番演出譚卓還貢獻出不少自己珍藏的名牌珠寶首飾,包括璀璨奪目的鉆石手鏈、戒指、精致古樸的珍珠耳環,以彰顯顧香蘭行頭的華貴與排場,讓角色更具紙醉金迷的風采。

              為戲成癡獲同行欣賞 風華絕代被觀眾評為淚點擔當

              譚卓的戲瘋子體質由來已久,拍攝《中國藥神》時,為瞭一場僅有幾分鐘的鋼管舞表演戲份,一向肢體較為僵硬且沒有任何舞蹈功底的她苦練一個月,親自完成瞭鋼管舞中倒掛金鉤的專業級舞蹈動作,還因練習太過用功造成骨裂,險些無法行走;拍攝《延禧攻略》時,為瞭一場貴妃唱昆曲的戲,苦練唱腔與動作,頂著沉重的頭飾與厚重的戲服親自完成瞭大段復雜的昆曲表演,甚至被誤以為是專業昆曲演員。如此為戲成癡自然頗受同行欣賞,同為《如夢之夢》的演員金士傑評價她我很欣賞她身上那種女學生的氣質,她很問、也很聽,這幾年的表演愈發成熟、自信瞭,胡歌更力贊其是有藝術傢氣質的演員,我覺得她是屬於舞臺的,她很有天賦,她有藝術傢的敏銳。在《如夢》長達八小時的劇情中,青年時期的顧香蘭起到瞭承上啟下的重要過渡作用,其多層面的心理掙紮和在特定時代下的厚重身份枷鎖使青年顧香蘭相比中、老年時期的她有更多的不確定性,因此也被中年顧香蘭扮演者許晴、老年顧香蘭扮演者盧燕共同認為青年時期是這個角色最難演的階段。其中一場香蘭辭別天仙閣眾姊妹,在雨中脫衣遠行、奔赴法國的戲份更被視為全場的淚點,譚卓動情的演繹再現瞭這一風華絕代的上海灘尤物人生中最輝煌也最感傷的一刻,劇迷們更戲稱她連背影都美得冒泡,紛紛在其微博下留言還記得你一身素衣赤足離開時的淚,重重的落在我的心上、刷過三次如夢馬上四刷的我,這段是我永遠的淚點、那一刻,你走過我的身邊,仿佛你就是那個30年代風華絕倫的顧香蘭,帶著靈性與光彩。特別喜歡你的表演。

              據悉,上海站的演出才剛結束,劇組全員又將趕赴深圳開啟3月16到18日的深圳站收官巡演,再度與觀眾續夢。